这是一场罕见的“天灾人祸”:原本全球疫情已经对赴美IPO造成了冲击,二、三月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寥寥无几;但没想到,瑞幸造假事情会成为更加致命的一击。

开年格外冷清的赴美IPO,因为瑞幸的自爆,恐怕将彻底冰冻。

这个事情一出来,当晚有好几个被投企业创始人打电话问我该怎么应对,担心会对他们上市有影响。”上海一位在圈内备受尊崇的医疗投资人告诉投资界(ID:pedaily2012)。

这是一场罕见的“天灾人祸”:原本全球疫情已经对赴美IPO造成了冲击,二、三月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寥寥无几;但没想到,瑞幸造假事情会成为更加致命的一击。

今年赴美IPO可能是没戏了”。北京一位VC投资人跟正筹备IPO的被投企业沟通完后,忧心忡忡。瑞幸事件出来以后,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在社交媒体转发陆正耀相关报道时留下一句“诈骗犯”,愤怒心情不言而喻。据路透社报道,2020年1月,理想汽车已申请在美国IPO,计划筹资至少5亿美元,最早于2020上半年上市。

眼下,一些原本对美股蓄势待发的企业已经考虑撤退。而这批企业的命运,也决定着他们背后VC/PE的命运。一切迹象都显示,瑞幸事件进一步摧毁了中概股在境外资本市场的信用。而信用的坍塌,则会在未来全面传导到整个创投产业链。

多米诺骨牌的倒塌开始了。

全球疫情+瑞幸造假

一批赴美IPO企业,开始悄悄撤退

本来计划今年赴美IPO,现在这种情况估计要到明年再上了,已经成了很多国内企业无奈的选择。

“原本有企业今年准备赴美IPO,但是一季度已经过去了,二季度一切都会延迟,接下来还有美国大选,今年恐怕都没戏了。”一位上海的TMT领域投资人表示。

1月下旬疫情爆发前夕,纳斯达克总裁Nelson Griggs曾表示,预计今年一、二季度的IPO市场将非常火爆,有来自不同领域约30家中国公司正在与SEC备案准备上市。

但之后发生的事情超出了所有人预料。受全球疫情冲击,美国金融市场持续动荡,美股在3月份创下了10天4次熔断的历史记录,而美股历史上总共有5次熔断。标普500指数在3月23日跌至2191点,这一低点与2月份创下的纪录高位相比下跌了35%。

回顾整个一季度,自疫情爆发以来,二、三月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寥寥无几,这是史上罕见的。

没想到,还有更致命的一击。让所有人吃惊的是,4月2日晚间瑞幸咖啡突然公告财务造假22亿元,一夜之间,神话坍塌。

瑞幸的自爆,彻底浇灭了一批企业赴美IPO的想法。一方面,境外投资者信心受到了打击;另一方面,中国公司赴美上市势必将面临更加复杂和严苛的环境。

对赴美IPO的中国企业财务信息真实情况的信任度会有所下降,进而增加交易成本,比如要通过大量路演来进行更全面的解释。”创世伙伴资本创始主管合伙人周炜表示。此外,还包括在申请上市发行阶段,企业所面临的中介服务费、董监事及高级管理人员责任保险费等成本的增加。

一些原本对美股蓄势待发的企业已经悄然撤退。4月18日,优客工场举办了一场名为“起源——优客工场进化论”线上战略发布会,发布会中,创始人毛大庆丝毫没有提及优客工场上市的相关情况。

而去年四季度,优客工场向纽交所递交了招股说明书,毛大庆曾说,优客工场的股权架构、招股书审批文件都已完成,上市已经“箭在弦上”。

被殃及的还有今年1月被曝已申请赴美IPO的理想汽车。瑞幸事件出来以后,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更是在社交媒体上破口大骂。据路透社报道,2020年1月,理想汽车已申请在美国IPO,计划筹资至少5亿美元,最早于2020上半年上市。

疫情对于汽车消费的打击同样剧烈。此前有媒体报道,理想汽车的五月份排产计划还没出。如今,IPO显然已经不是理想汽车首先要考虑的最大问题。“最重要的是,一定要活下去。”李想在微博上写道。

这些事件对于中国公司去美国IPO会有阶段性的影响,甚至需要三四年的时间才能消化。熊猫资本创始合伙人李论表示。

“实在不行,硬着头皮上”

但代价惨痛——估值面临打折风险

有些IPO还可以撤退,有些则不得不发。

IPO一旦确定上市,节奏必须紧凑。“项目启动后,工作推进必须有热量有温度,不温不火的话,这个项目很快就会被遗忘。每个礼拜每一天做什么安排好,这个礼拜这个月这个季度的目标,要非常紧凑地去安排。如果项目启动后,一年两年后去IPO,这个项目很大概率会死掉。人是会累的,热情会降温的。”业内一位资深CFO曾表示。

IPO仍要继续,在这种背景下,有的企业选择马上换掉了保荐人。前不久,原计划下半年在港上市的微医集团临时将瑞信踢出其联席保荐人名单,因后者曾担任瑞幸在美上市的承销商。

业内人士指出,更换保荐人可能是公司担心港交所、证监会问询过长,影响进程及招股情况,微医整体IPO进程可能延误一个月以上。原本,微医计划于今年下半年上市,募资超10亿美元,其也将成为公共卫生事件爆发以来香港最大规模IPO。

还有的企业则不得不顶着上。4月17日,国内独立云服务商金山云向SEC递交IPO申请,拟在纳斯达克上市。“估计金山云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筹备工作已近尾声,算是硬着头皮逆势而上。”上海荣正投资咨询公司董事长郑培敏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道。

当然,逆势而上的一个代价是,可能存在估值打折的风险。

而有的企业则要重新设计IPO路径,未来一年有可能会出现企业拆掉红筹返回国内资本市场的潮流。“这两年赴港IPO的热情一直不断升温,未来,这一趋势可能会进一步加剧。”云九资本创始合伙人曹大容表示。

此外,科创板也是一个选择。青云科技是曹大容早期投的一个项目。在2012 年青云科技成立之初,其为实施境外上市计划搭建了红筹架构,而到了2017年,公司对红筹架构予以拆除,决定回归A股上市。刚刚,青云科技递交了科创板IPO申请。

数据显示,今年2月份以来,截至4月20日,科创板共受理36家公司IPO申请,而此前从去年10月份至今年1月份的4个月共受理34家,受理进度未受疫情影响,甚至有所加快。

“目前看,我们的企业主要的上市目的地还是在香港和内地市场,”启明创投创始主管合伙人邝子平说道,最近这两、三年,香港和内地的IPO市场对我们投资的TMT和医疗健康领域的企业有一定的吸引力。”

“当然也不排除哪一天一切恢复正常的话,有些企业也准备计划到美国IPO。”邝子平说。“因此,美国市场的波动,对大家都是有影响的。”

还有更可怕的事

信用的坍塌,会全面传导到创投产业链

如果说,疫情的影响是短期的,那瑞幸事件带来的后果则十分深远。一头疯狂奔跑的独角兽突然坠落,在背后到的资本被认为是攒局者,催熟养成式的投资打法成为原罪。

“中国赴美上市的企业,往往在技术和商业模式上创新性很强,更多的是基于未来成长预期获得投资人认可。经过瑞幸事件,大家发现这个创新可以是造假硬生生造出来的,一旦这份诚信受损,那美股投资人不再相信你讲的的故事,这是更可怕的。”上述美元投资合伙人表示。

疫情之下,一级市场整体估值水平已经有所下降,对于高估值项目,投资机构的判断也更加谨慎。瑞幸事件之后,VC的打法,将进一步演变。

我们不能只追求短期利益、短期指标,更要关注长期价值和长期回报。最核心的就是看一家企业对社会能产生多大贡献,这往往是和长期回报最直接关联的。”曹大容说。

在李论看来,瑞幸造假事件整体会导致消费项目融资不容易,“尤其是线下业务为主的项目,本身融资就不容易,如今雪上加霜,对于通过股权融资投入来做连锁扩张的模式会产生挑战。”

瑞幸事件还在持续发酵,后果正在渐渐浮现。2010年12月,绿诺国际因欺诈从被最空机构浑水质疑到退市只用了短短 23 天, “中国概念股”也被推到风口浪尖 上,此后一年内超过20家中概股退市。

从历史上看,这次中概股危机只是一次重演,但结果是一样的,就是进一步摧毁了中概股在境外资本市场的信用。IPO的调整,会直接影响VC/PE的退出成绩,而信用的坍塌,在未来会全面传导到整个创投产业链。

根据清科研究中心统计,近3年遭到做空的中概股中超过八成在上市时获得VC/PE机构的支持。一旦被做空,股价承压,VC/PE的退出收益势必将受损。

事实上,一批机构已经被瑞幸埋在了“坑底”。上述统计显示,瑞幸咖啡背后投资机构包括大钲资本、愉悦资本、君联资本、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等,各机构综合账面回报倍数达到近2倍。瑞幸咖啡自曝后,愉悦资本表示其“一股未卖”,据推算账面回报倍数已下跌至0.7倍(按4月2日收盘价),愉悦资本所持股份缩水2亿元以上。

后果还会蔓延到募资端。4月17日,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瑞幸咖啡早期风险投资人之一大钲资本的募资计划受阻。报道称,董事长黎辉主动推迟了原本计划在3月底结束第一轮融资的大钲资本二期美元基金(Centurium Capital Partners fund II)。目前,大钲资本对此并无回应。

这恐怕只是开始。“美国投资中国企业池子的钱是固定的,如果因为这一事件变得保守,就一定会给美元基金募资带来影响。”周炜表示。

这一年,所有人都要做好打一场硬仗的准备。

文章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作者:王菲。

免责声明:转载文章仅用于学习交流,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属原作者所有,如有疑问请来信告知: AIS.editor@intelleagle.com.cn

分类: 未分类

fara

F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