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6日,武汉中商更名居然之家,这意味着居然之家正式登陆A股,今日开盘价11元,市值达662.2亿元,并一度涨至694.1亿。
至此,这场持续近1年的国资借壳案终于顺利完成。在这场交易中,武汉中商发行股份购买居然新零售100%的股权,作价356.5亿元,完成后,居然控股成为上市公司武汉中商的控股股东,同时,实控人由武汉国资委变更为汪林朋。

此外,居然之家背后还浮现众多明星VC/PE机构和产业投资方的身影,包括阿里、云锋基金、泰康人寿、加华资本、红杉资本中国基金、信中利、博裕资本、诺亚控股、博睿资本等在内。作为金融机构,VC/PE机构在此次交易中也担当起了“资本市场智囊军”作用,“做了非常多的研究工作,在关键性决策上提供了许多有价值的建议”。

国资借壳在之前的市场上绝无仅有,居然之家这一次的借壳相当顺利,而且在很短时间内就成功挂牌,堪称经典。

居然之家20年,
从一家小建材市场到超300家门店

1999年,居然之家开业,那时它还是一个经营面积不足3万平方米、年销售额不足3亿元的小型建材市场。

在汪林朋的带领下,20年间,居然之家已经成长为遍布全国29个省(市)自治区的大型商业连锁集团,在2018年接受外部股权投资后,居然之家的门店数量陆陆续续扩张到300多家。按照汪林朋的设想,要“在2022年前实现600店连锁布局,销售破千亿;10年内,开业数量达到1200家以上”。

这一次借壳的具体交易中,武汉中商发行股份购买居然新零售100%的股权,交易作价356.5亿元,交易完成后,居然控股将直接持有上市公司42.60%的股份,并通过其全资子公司慧鑫达建材间接持有12.70%股份,成为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同时,上市公司实控人由武汉国资委变更为汪林朋。

居然新零售是居然之家的核心家居业务子公司,最主要的业务为家居卖场,是定位中高端,包含居然之家家居卖场、丽屋家居建材超市、居然设计家服务等等。在本次交易之前,武汉中商的主营业态包括现代百货、购物中心、超市等,与居然之家的业态能够很好融合,形成新的泛零售业态。

9月16日,武汉中商披露了居然新零售截至2019年6月末的业绩情况。公告显示,1-6月,居然新零售总营收42.29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8.92%。实现的净利润为9.59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3.49%。

实际上,居然之家的定位从来不是家居流通卖场,其数字化转型以及新零售改造也成为很多投资人心中的标杆。2018年在阿里等入股后,居然之家的新零售改造之路提速,还专门成立了新零售管理部,从组织变革上下功夫。尽管遇到不少困难,汪林朋不断打气:“让大家沉住气,必须要坚持。” 目前,居然之家已有超过50家卖场完成了数字化改造。

在A股市场,已经盘踞着居然之家长久以来的竞争对手红星美凯龙。2018年1月17日,登陆港股2年多的红星美凯龙正式回顾A股市场,成为国内家居行业第一个同时在A股和H股上市的企业。相比起居然之家,红星美凯龙的起步更早,1986年,年仅20岁的车建新(车建兴)和五个徒弟一起创办了家具作坊,三十年的时间里,当年的毛头小子做成了一家总资产八百多亿的公司,这样的创业故事令人艳羡。

在居然之家接受阿里的投资后,2018年10月,急于竞争的红星美凯龙宣布与腾讯达成战略合作,基础也是“智慧零售”。戏剧性的是,原本看起来站队了腾讯的红星美凯龙,又在2019年5月接受了阿里的投资,使得阿里成为其第二大股东。

在相对“触网”落后的家居行业,阿里等的介入,让居然之家和红星美凯龙的竞争进入了下半场。

阿里、云锋基金、加华资本等押注,
他们为何纷纷投了居然之家?

2018年,首个百亿规模的战略融资,落在了居然之家。

去年2月11日,居然之家获得高达130亿元的联合战略投资。其中,阿里巴巴投资54.53亿元,持股15%,云锋基金投资约18亿元,持股5%,另外泰康人寿、加华资本等分别持股4%左右。

除此以外,红杉资本中国基金、信中利、诺亚控股、博裕资本、博睿资本、民生银行、中信建投资本以及工商银行等都参与了此次融资,成为居然之家的股东。这一轮后,居然之家估值约达363.5亿元。

作为领投方之一,云锋基金向投资界介绍:“之所以决定投资居然之家,根本原因是看中家居行业巨大的整合及改造潜力,具体来说,一是行业数字化改造的机会,二是行业整合集中的机会。”

做行研时,云锋基金的投资团队发现,家居消费是一个市场规模超2万亿元、年增速达5%以上的大赛道,然而这个行业线上渗透率仅7%,与3C、家电、服装行业高达44%、37%及29%的线上渗透率相比非常低。而且令人诧异的是,这个行业无论线下线上都处于相对艰难的状态。

“线上有客单价低、以标准化品类为主、缺乏优质产品体验的三大瓶颈,导致超过4000元的家居非标大件往往卖不动。而线下缺少精准数据支撑,卖场长期不了解确切的客户画像和需求,营销费用高但效果并不精准。”云锋基金看到了两边的痛点,同时也观察到了对行业进行数字化改造的巨大机会。

行业的整合集中,是云锋在家居行业中看到的另一大机会。家居行业一方面销售渠道仍较为分散,另一方面产业链条长,各环节相对割裂,加价率高,到达消费者的零售价格甚至比出厂价高一倍。云锋调研后认为,家居行业一定会经历加速集中的过程,卖场替代街边店、连锁卖场替代非连锁卖场、产业链上下游重构是行业大趋势。

居然之家创始人汪林朋坚决拥抱互联网的态度,深深打动了云锋,如果能实现线上线下平台一体化,打通其数据、流量,家居行业很可能将突破瓶颈实现跃升。而且,居然之家这几年开店收购速度、市场份额持续提升,加速进军下沉市场,这些因素让云锋与其一拍即合。

加华资本创始合伙人、董事长宋向前回忆:当时居然之家已经雄踞全国家居流通行业,这是一个产业集中、强者恒强的时代,龙头能够利用自身在品牌、渠道、管理等方面的发展优势,在产业出清中成为新的“燃点”;其次,线上红利不断减少,居然之家布局广泛的线下场景更是稀缺资源,多样化的人群需求都能在这里被满足。

实际上,正如加华资本所说,居然之家作为一个现金流良好的行业龙头企业,吸引它的自然不光是资本,阿里、云锋、泰康、加华等投资人能够赋予居然之家的,更多是各个维度的业务再造和深度赋能,例如新零售模式、线上流量、金融市场服务等等。

对于实业家而言,拓展市场永远是最重要的,身后站着互联网、产业、金融资本三方力量,居然之家就可以有更多弹药洒向前端市场。

“国资借壳在市场上曾绝无仅有”

居然之家借壳武汉中商可以说“意味深长”。

12月23日,武汉中商召开2019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议案通过后,居然之家正式入主武汉中商,居然控股汪林朋、王宁、武汉中商原掌舵人郝健、阿里巴巴蒋凡等共同组成了新一届公司的核心成员。

谈及此次交易,汪林朋曾说:“(武汉中商是)一块熠熠生辉的老字号招牌,如果局限在一个区域,难免遗憾。未来3年,将把中商做成国内大消费领域头部企业。”成立于1984年的武汉中商,实则早已成为武汉人民心目中的一个情结,与居然之家重组后,尽管已经在证券市场备案改名,但这块老字号招牌并不会从购物中心的门面上抹掉。

而居然之家借壳武汉中商,也被视为开创了国资借壳新风。“国资借壳在之前的市场上绝无仅有,居然这一次的借壳也相当顺利,在很短时间内就成功挂牌。”宋向前如此评价。

回顾整个借壳过程,宋向前认为,居然之家背后的VC/PE起到了“资本市场智囊军”的作用,“做了非常多的研究工作,在关键性决策上提供了许多有价值的建议。”他特别提到,加华资本也是居然之家在内部管理、价值创造及产业整合上的重要帮手。

宋向前强调,居然之家开创了国资借壳的新模式,也是好企业加速走向市场、通过自身探索不断促使中国资本市场成熟的努力。同时,中国的资本市场正在经历从混乱到成熟的探索阶段,包括近期推出的注册制等尝试,都是金融体系改革非常重要的一步,这也意味着会释放出一轮大家翘首相盼的“制度红利”,无疑会让整个市场的规范化、成熟化程度更高。

 

文章来源:投资界

免责声明:转载文章仅用于学习交流,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属原作者所有,如有疑问请来信告知: AIS.editor@intelleagle.com.c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